全文检索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新闻动态
张红宇:以产权改革促农村二次飞跃
发布时间:2020-08-17  浏览次数:  来源:  

◇ 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“早改革早受益、早改革早主动”

◇ 将产权改革与新产业的发展、农民就业增收、新的集体经济发展形式、乡村治理、强化党对基层基础工作领导结合起来

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包括土地资源在内的涉及资源性资产、经营性资产、非经营性资产等方面的改革,从上个世纪在珠三角、长三角、北京、上海等地开始,至今已有三十多年历史。为更好释放改革活力,应从认知上将产权制度改革向纵深推进提升到更高地位,从实践上结合宏观环境与区域发展实际,把握好改革的重大方向与关键环节,以产权改革促进乡村产业振兴、组织振兴、人才振兴,让更广大的农村、农民共享改革成果。

提升认识高度

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继农村承包地“三权分置”重大制度创新之后,中央部署的又一项管全局、管长远、管根本的重大改革任务,是与土地制度改革同等重要,关系构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制度基础,是维护农民合法权益、增加农民收入的重大举措,意义重大。

实践证明,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,农村经济社会就比较繁荣,基层社会治理就相对有效。当前农民增收的一个短板就是财产性收入比重偏低,增加财产性收入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管理好、经营好集体资产。各地必须从战略和全局高度认识这项改革的重要性,树立“早改革早受益、早改革早主动”的思想,越是农村集体经济较为薄弱的区县,越是需要通过改革发展来加以提升,破解农民“一朝跨越温饱线、多年未过富裕门”的难题,缩小地区差距、城乡差距,实现共享发展、共同富裕。

认清改革重点

我国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涉及面广,情况复杂,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、修正、完善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内容丰富,流程严密,包括了清产核资、成员身份确认、股权设置、股权管理、成立集体经济组织、扩展股权权能、加强三资监管等各项具体改革事项,是一项政策性、专业性、操作性都很强的工作。由于农村集体经济长期累积的底数不清、产权不明、制度不健全、管理不规范等问题,农村集体资产利用率不高、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薄弱,阻碍了乡村全面振兴和农民收入进一步提升。

目前全国各地的改革,由于自然禀赋、历史传统、经济水平等方面差异,面临的改革侧重点各不相同,改革进展也存在不平衡性。发达地区主要聚焦于集体经营性资产的优化使用;其他农村地区的改革重点则在于盘活用好资源性资产,包括荒山荒坡、堰塘、森林等。西部偏远贫困地区起步较晚,基础薄弱;而发达地区由于人员构成复杂、流动性大,集体成员资格界定、收益分配划分等问题难度极大。正因如此,中央对于这项改革高度重视,并规划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时间紧,任务重,改革的推进工作具有相当大的难度。各地必须充分认识这项改革工作的紧迫性和艰巨性,增强责任感,因地制宜,分类施策,切实做好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担当。

把握好五大方向性问题

《中共中央 国务院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》明确,改革目标是逐步构建归属清晰、权能完整、流转顺畅、保护严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。在新的发展阶段,要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,按照城乡融合、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要求,把握好方向性问题,最大限度保障集体成员的经济权益,把集体资产管好用好,丰富集体经济实现形式,推动集体经济发展壮大。

一是将产权改革与新产业的发展结合起来。盘活用好集体资产,唤醒农村“沉睡的资本”,按照现行法律法规要求,充分利用集体拥有的闲置房屋、山林、池塘水面等自然资源,结合各地历史人文等区域特色,积极发展新产业、新业态,促进集体资源向资产乃至可增值的资本转变。浙江、江苏、四川、贵州等地鼓励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依托山水资源,培育发展优势,盘活存量资产,发展观光旅游休闲产业、物业租赁经济、配套服务经济等新业态,不仅实现了传统农业的转型升级,更将农业推向了现代化发展的“高精尖”领域,大大增强了集体经济的创收能力与经济实力,拓展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新路径。

二是将产权改革与农民在农业内部的就业增收结合起来。利用集体资产发展农产品加工、休闲观光、电子商务等新产业、新业态,吸纳更多农民就地就近就业,在提升农民职业技能水平的同时,促进农民收入多元化。四川省汉源县利用自身资源禀赋,以花椒产业为支柱产业,在产品深加工、品牌打造方面卓有成效,同时结合当地的农业产业基础,举办花椒节、桃花节、梨花节、火把节等活动,将节庆做成了产业,成为通过农工结合、农贸结合、农文结合、农旅结合实现贫困地区弯道超车的发展典范。

三是将产权改革与新的集体经济发展形式结合起来。农村土地股份合作社、服务性合作社等的产生与发展,创新了农村的组织形态,为农村经济注入了发展动力,为组织振兴提供了优质土壤,也拓展了农村双层经营体制的新内涵,对于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具有重要理论和现实意义。当前,从东部沿海的浙江、江苏到西部的贵州、西藏、青海等地,都在通过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设立或者规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,推进股份合作制改革。

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长安村,将村里闲置的房屋租赁下来开办养老院,2019年盈利2万多元可用于全村人口分红。这些年通过农村产权制度改革,发达地区农民收入构成中,来自集体分红的收入可以高达数千上万元,中部地区几百上千元,西部地区几元、十几元、几百元,无论绝对数多少,都是新的集体经济萌芽、发展、壮大的标志。

四是将产权改革与乡村治理结合起来。乡村治理事关农村的稳定与发展,关键在于处理好集体组织与成员的关系,提升农民对集体的参与度、认可度、配合度。浙江省象山县探索实施“村民说事”制度,规范了村级小微权力运行,有效解决政策下乡最后一公里问题。产权制度改革对权力关系的重构,使组织与个人的关系更加明晰,赋予了农民更多的政治、经济权利,也提升了农民对参与基层治理的意识与能力,对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。

五是将产权改革与强化党对基层基础工作领导结合起来。一方面,通过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组织,增加集体经济收入,办成了以前办不成的事情,能够更好地发动群众、组织群众,巩固基层党组织的执政地位。另一方面,通过发挥农村党组织核心作用,也加强了农村自治组织建设,让农民群众实现自己的事情自己办,逐步建立起现代乡村治理新体系。

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篇大文章。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不仅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双向流动,也有利于增强农民的集体意识和文化认同,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、实现农民共同富裕奠定产权制度基础。

来源:农村工作通讯

【打印此文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关  闭】
版权所有:中共江苏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
建设单位:江苏省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: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:南京市委农工委 025-83638936
苏ICP备14007976号-2